原创Havefun02-06 19:46
作者:爱编故事的Lisa酱

摘要: 本周分享一个平淡无奇的她爱她的故事。


艾莎是个双。

刚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,我有点小兴奋,也可以说是燃起了熊熊的八卦之魂。虽说在腐国留过学,也听过不少这样的故事,但毕竟没有亲手抓到过活的。

我问她,“你是怎么知道自己不一样的?”

她说,“当我和某个女生在一起,想对她做羞羞的事的时候。”

我说,“咦?你说的这个女生该不会是我吧?”

她幽幽地叹了口气,“我们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的。小妹妹,你长得真是让我一丁点儿非分之想都没有。”

于是我毫不留情地说,“再见。”




艾莎跟我说,她回来了。

我知道她说的是谁,那个让艾莎高中时沉醉不已,却碍于世俗不敢表露分毫的姑娘。

那姑娘毕业后去了国外,艾莎也就慢慢放下了,先后也谈过几个不错的男朋友。

“她身上有一种独特的淡香。像书页被阳光烘烤后散发出的纸墨香,令人心安;又像古佛前供奉的那一缕檀香,令人平静。在她身边我这颗躁动的心才有处安放。”艾莎一脸文艺地形容。

“这么圣洁的姑娘,你是得有多禽兽才能下得去手,做羞羞的事啊?”我表示很困惑。

艾莎踹了我一脚,“你懂什么。”




艾莎去给那姑娘庆生。望着姑娘认真许愿的侧脸,艾莎心酸地想,她的愿望里会有一丁点儿是关于我的吗?

然而还是什么都没有说,只以一个好朋友的身份保持沉默。

“你说,我要怎样才能以一个热烈的姿态出现在她的生命里,让她对我魂牵梦绕,念念不忘,辗转反侧,夜不能寐呢?”艾莎问我。

“你跟她借钱吧,借个百八十万的,然后绝口不提还钱的事,保证她对你魂牵梦绕,念念不忘,辗转反侧,夜不能寐。”我提议道。

“唉,弱智也算是不治之症了,你啊,想吃啥尽量吃吧啊。”艾莎对我的提议嗤之以鼻。




分别的那天,艾莎还是什么都没说。

离别的车站,艾莎随着人流通过检票口,咬着唇叮嘱自己一定不要回头,以免泄露自己的情绪。

终于还是忍不住,在闸机口的拐角回了头,正好看到姑娘一个人从候车室往外走的背影。

艾莎在内心呐喊,你回头啊,你回头我就说我爱你。

然而生活不是肥皂剧。

在回程的车上,艾莎觉得自己的胸口一抽一抽的疼。

亲爱的,我爱你,但我只能默默爱你,也只能仅此而已。



“可是就算你俩在一起了,你确定就是你想要的吗?人啊,总是喜欢把自己得不到的东西过分美化,一旦得到了又觉得索然无味。”

对此,艾莎表示:老铁,你可能真相了。